在線公告

圖片新聞

文章內容

國內數萬億金融債務將進入償付高峰期

發布時間:2014-03-26

       房地產、煤礦、鋼貿等行業資金壓力增大

  萬億金融債務進入償付高峰期

  專家稱,債務違約黑天鵝事件出現概率或增加

  □記者 蔡穎 北京報道 來源:經濟參考報

  金融市場違約序幕已經拉開。《經濟參考報》記者從公開數據和多家研究機構獲悉,今年將有4萬億至5萬億元規模的信托產品集中到期,并且還將有接近3000億元的企業債面臨兌付。

  多位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的業內專家分析認為,二、三季度將是債務償付高峰期,而涉及房地產、煤礦、鋼貿等行業的償債壓力加大。目前,投資增速放緩是經濟結構調整所帶來的結果,期間政府會給予債務違約一定的容忍度,但同樣需要警惕市場的連鎖反應,包括企業互保鏈風險和資金高利率風險。

  承壓

  金融債務再臨償付高峰期

  今年1月,中誠信托、吉林信托先后出現30.3億元、9.7億元信托產品逾期無法兌付;3月4日,超日太陽公告“2011年公司債券第二期利息無法按期全額支付”,成為首例企業債違約;3月7日,總部位于山西的民營企業海鑫鋼鐵集團被媒體曝出未能償還的逾期銀行貸款達30億,銀行上門追債;3月11日,上市公司天威保變電氣股份有限公司披露凈利潤虧損的年報,天威債券自當天起停牌。

  除此之外,3月份,浙江房企興潤置業資金鏈斷裂讓35億元債務浮出水面,其中涉及銀行信貸24億元,多家房企亦不斷曝出資不抵債傳聞。

  民生證券研究院副院長管清友分析表示,“隨著金融市場化改革和資金收緊,信用風險開始被引爆,剛性兌付被打破,這有利于金融產品運作的市場化。但那些對接高風險行業的金融產品兌付壓力也引發了市場擔憂。

  據不完全統計,2012年初到2013年第一季度信托產品發行量快速增長,而這一時期發行的信托理論上都將在今年陸續到期,這將有4萬億至5萬億元的規模。具體而言,“2014年基建信托到期量約1.4萬億;房地產信托到期量約6335億元;產業信托到期量約1.7萬億元,為三大類信托中到期量最大。”海通證券姜超統計稱。其中,產業信托方面,今年有49款涉礦類信托產品到期,規模接近100億元。

  從投向上看,申銀萬國研究所給出的數據顯示,房地產、基礎產業和工商企業這三類信托分別占整個信托規模比例為51 .77%、26 .74%和17.97%。

  華寶證券分析師胡立剛指出,“今年除了房地產信托外,還需要特別關注工商企業類信托,這類信托名義上資金用途多為補充企業流動資金,而實質流向較難監管,還款來源往往不明確,存在較大的風險隱患,尤其是民營背景的融資人,往往容易出現資金鏈斷裂,陷入民間高利貸等資金困局。”

  上海交通大學中國金融研究院公布國內首份《信托公司兌付風險評價報告》顯示,以流動性支付能力指標衡量,信托行業整體存在一定的流動性風險。“如果到期損失比例為5%,將共有14家信托公司存在償付困難,資金缺口75億元;達到20%時,存在償付困難的信托公司數量上升至50家,資金缺口也將達到1156億元。”

  在債市方面,自2012年以來,共有679只產業債被下調評級或給予負面展望,其中,金屬冶煉、煤炭、化工等行業合計占比達到24%。

  據統計,2014年全年共有1706只企業債(含銀行間市場和交易所市場)將產生派息或兌付現金流,現金流合計2770 .72億 元 ,其 中 派 息 現 金 流1796.39億元,占比64.83%,兌付現金流974.34億元,占比35.17%。從2月開始,企業債派息與兌付現金流連續4個月維持在200億規模以上。

  國家發展改革委有關負責人也在近期對媒體稱,“2014年是企業債券償債高峰”,并且,發改委預計今年將有1000億元城投債券到期兌付。

  影響

  多行業資金壓力掣肘投資增長

  “國務院早已確定了五大產能過剩行業,這五大行業中的鋼鐵、船舶、水泥、平板玻璃,江蘇省是重要生產基地,因此這幾個行業治理產能在資金流動方面確實會面臨一定壓力,給銀行信貸償還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近兩年都會比較突出。”江蘇銀監局局長于學軍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業內分析人士普遍認為,目前,我國經濟結構調整進一步深入,傳統的能源、重化工以及新能源等行業均陷入低迷期,在流動性偏緊的背景下,借新還舊難度加大。并且,許多實體企業依然面臨著低利潤和高負債的局面。金融機構如果加大融資支持,很可能將承受著壞賬風險的壓力,因此,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著投資的增長。

  萬博經濟研究院院長滕泰認為,今年基本建設投資增速可能大幅下滑,其次是實體企業在廠房設備投資方面也會大幅下滑,再次就是房地產投資下滑。

  摩根大通在近日發布的研究報告中預計,“2014年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將從2013年的19 .6%下降至18.6%。考慮產能過剩、地方政府財力有限、房價上漲速度放緩以及信貸緊縮等因素,制造業、基礎設施和房地產投資增速均將放緩。今年,制造業投資料將增長18%,基礎設施投資增長1 8 .9 %,房 地 產 投 資 增 速 回 落 至16%。”

  就房地產市場而言“房地產行業貢獻了16%的G D P,近40%的政府財政收入,1/3的投資總額。并且,房地 產 行 業 投 資 占 固 定 資 產 投 資 的33%,銀行貸款余額的20%,新增貸款的26%,政府收入的39%。如果房地產投資增速急劇放緩,經濟增速也將承受壓力。”野村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張智威稱。

  “銀行針對房地產貸款強化了名單制管理,同樣,信托公司也對房地產項目風險評估更加嚴格,一些煤礦項目基本很少再做了。現在對于風險較大、資金流狀況偏緊的行業,金融機構都比較謹慎。”新華信托一位人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稱。

  預警

  風險暴露恐生連鎖反應

  有機構測算,目前,鋼鐵、水泥、電解鋁、平板玻璃和船舶等五大產能過剩行業總負債規模約7.7萬億元,其中有息負債總規模約5 .15萬億元,銀行貸款占絕大部分。如果這些行業在未來兩年整體去產能化率達11.2%,按照5萬億元的總貸款規模計算,預計將產生不良貸款約5700億元。

  美銀美林預計,“2014年中國政府將清理日益攀升的地方政府和企業債務,部分債券和信托產品違約的可能性將大增。”不過,在此過程中,由于中國的許多債務合同都由第三方擔保,一旦貸款者無法履行承諾,也有可能引發連鎖反應。

  穆迪評級機構信貸官鐘汶權表示:“如果讓地方政府融資平臺違約,就可能出現連鎖反應。因此政府會采取措施,不讓此類平臺在現階段倒下。”

  “由于企業向銀行貸款時沒有足夠抵押品,往往采取互保聯保的形式。如果某一個領域風險爆發,確實會對擔保鏈形成很大的影響。銀行能夠采取的辦法是,對某家企業集體授信,確定一個整體額度,再分頭放貸,這樣就對該企業整個信貸資金有一個掌握,以防止通過互保、聯保的方式給企業多頭授信,滋生風險。”于學軍對《經濟參考報》記者稱。

  實際上,“在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中,一個核心提法就是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但擺在政府面前的一個難題是,如果市場本身是扭曲的,那么其資源配置的效果肯定不是最優的。以非銀行融資為例,其高速發展背后的很大一部分動力不是來自于金融資源的優化分配,而是由于監管套利等不當因素。”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分析稱,“未來,要健全中國金融體系的市場機制,必須盡早打破剛性兌付的怪圈,并且強化監管措施以抑制監管套利等不當行為。”

久久人人97超碰婷开心情情五月